站内搜索
加入收藏   设为主页
公示公告 更多>>
会议专题 更多>>
文史资料

皇家园林济渎庙

撰写时间: 2018-03-13 来源: 市政协文史委

   王  晨
   
    上善若水,在广袤的国土上,河流密如织网。

  有这样一条河,它曲折千里,独流赴海,从少年无畏的英姿勃发到古木夕阳的宽厚温润,恰是一条神秘流动的生命轨迹。正如《全唐文》所载:“初若争雄,截黄河而径渡;去而有礼,揖沧海以朝宗。”它就是济水,位列“四渎”。在国家庙堂之上,先秦典籍之中,济水精神一脉传承,与中华文明相生相伴,如影随行,时而翻卷浩荡长风,时而归于寂寂无声。 

  济渎庙坐落于济水之源,享有我国北方古代建筑博物馆的美誉。那一重重楼阁水榭,一棵棵参天古柏,一弯弯潺潺碧水,一缕缕袅袅青烟,一声声晨钟暮鼓,都在诉说着一个个遥远而圣洁的传说。这不是一座普通的庙宇,隋开皇二年,隋文帝下诏在济水源头敕建济渎庙,确立了祭祀济水的严格定制。唐代在庙内北海池畔敕建北海庙,把对北海的祭祀附加在济渎庙举行,祀典愈加隆重。 

  大河盛典,皇家威仪,传唱着千年朝颂的泱泱大国之风,一跃千年,故园如梦。 

  山川祀典 

  仁者乐山,智者乐水。 

  沉默延绵的山峦,奔腾不息的河流,总能让人们生出天然的亲近和敬畏。《祀礼·祭统》云:“礼有无经,莫重于祭。” 

  以天地为至尊,尊山川为神灵,依时祭奠,对济渎的祭祀,上古便已有之,且宗比诸侯,典仪甚崇,庄而重之,四时传承。 

  我们设想一下,古时交通不便,没有高铁,更遑论航班,即便是帝王之尊,想要亲力亲为,挨个跑到名山大川去祭祀,一圈下来,数年春秋便虚度了。这可如何是好?没关系,有四种方法可以替代。第一种叫“望祭”。站在京城的某个地方,眺望济水的方向,遥遥祭拜。这个和游子漂泊天涯,登高一望,朝着故里,碎碎念念,寄托乡情,想来有异曲同工之妙。第二种叫“代祀”。派出使者,代皇家出巡,车马劳顿,山高水长,来到济水之源,完成全套祭祀礼仪,这般敬业精神着实要点个赞。《济源县志》中对御制祭礼有着详实的记载:迎冬之日,天子选出钦差,礼部择选吉时吉日,翰林院拟定祭文。钦差大臣乘坐八台大轿,头顶圣旨,鸣锣开道。到渊德大殿朝拜济水神,礼炮齐鸣,上香祭酒,行三献之礼,颂读祭文,而后前往济渎池,在龙亭内投抛金龙玉简及贡品,祈愿风调雨顺、国泰民安。一年一度,帝王亲遣近臣前来,皇恩浩荡,对地方的安抚、督查作用不言而喻。第三种叫“常祀”。每年春秋时举行,由地方长官率领幕僚主持祭祀。最后一种叫“专祀”,及至隋唐以后,但凡战争、皇权更迭、甚至皇室成员的生死,朝廷都要派出专使,向济水神一一祭告,祈求神灵庇佑。济渎庙里供奉的可不止一个神仙,是同时祭祀济水神与北海神的重要场所,自隋代伊始,便成为国礼序列不可或缺的部分。 

  日月星辰、五岳四渎,神仙有尊卑等级之别,对应的祭祀之礼也愈加繁冗琐细。象征着皇权的济渎庙,以帝王祭祀河流神袛之名,承接着历代连绵不绝的恩宠与封赠,谈笑间,便掩于史册丹青之中。 

  问题来了,为什么要投抛金龙玉简及贡品呢?《仪礼·觐礼》中说:“祭川,沉也。”想来也是,投沉是一种仪式感极强的古礼,水神居于水下,不把祭品沉入水中,他老人家又如何接受呢?而投沉金龙玉简则是古老的道教礼仪,人们认为,这些物件有着神奇的灵性,法力无边,可以直接与神仙沟通无障碍,相当于发个私信,即时在线。 

  不如我们来情景回放一番:丽日当空,祭祀官员们划着一只小船,神色肃穆,缓缓来到济渎龙池之心,虔诚地把写着祝告的帛书沉入水中。阳光投下细碎的剪影,水面泛起微微涟漪,时光仿若静止,然后,许多年过去了。 

  园林瑰宝 

  济渎庙是现存古四渎庙宇中保存最完整,规模最宏大的一个,其积淀之深厚,遗存之丰富,建筑之恢弘,堪称典范。它既是济水文明的一座丰碑,又是济源历史文化的根脉和灵魂。 

  占地86255平方米,汇集唐、宋、元、明、清古建筑2370余间,寝宫已逾千年,清源洞府门、渊德殿遗址、元代石桥、宋代勾栏皆是罕见的珍贵文物。这里的一草一木,一砖一瓦,漫溯着历史、文化、艺术的气息,是中国山川祭祀文化最鲜活的标本和缩影。 

  济渎庙的总体轮廓是独具匠心的“甲”字平面布局,北部以水为主,自成一派,北墙呈现流畅优美的半圆弧状,取其南方北圆之态象征着“天圆地方”,这与古时帝王在圆形天坛祭天,在方形坛上祭地是一致的,体现了古人对宇宙世界的基本认知,与中国古代建筑之传统审美相契相合。庙宇朝北坐南,印证了口口相传的“龟卧地”的地貌特征,形似一只巨龟微偏东南,蕴含着“金龟卧地”、“金龟探海”的寓意,巧于布局,气象万千。 

  看过清明上河图的亲们,应该对宋代勾栏瓦舍、市井气象印象深刻。宋元时期,繁华都市里,专门的商业性游艺区叫作瓦舍,瓦舍里设置的演出场所称为勾栏。勾栏瓦舍大抵和如今的“老舍茶馆”、“德云社”差不多,携一壶清茶,几样点心,听民间艺人弹唱捧哏,热热闹闹,半天光景。而在济渎庙里,保存着一段全国惟一且完好如初的宋代石质单勾栏,让人们得以一窥勾栏原貌。流动的云朵花纹、工整的万字图样,剔透的宝瓶雕刻,精致到不可思议,叹为观止。 

  这里,有许多有趣的传说。 

  话说,王屋山上阳台宫内有一口古井,和济渎庙里的龙池原是相通的,在古井丢一枚硬币进去,不日便可于龙池寻得。听来玄妙,就是无从求证,小小硬币翻山涉水,还要刚刚好浮出水面来,被人寻到,这大概需要实打实的人品值吧。 

  庙内两块石碑上记载着一个更加神奇的故事。有个商人叫李继安,在南方做营生。某天路遇一红衣人,手持书信一封,托他捎到济渎庙里,并再三叮嘱,池前有一块大石头,用手敲击,必有人应。来者长相画风清奇,请先生不必害怕。李继安返乡后,来到济渎庙北海池前,见一石方三四尺,叩石,果然有一人出来接了书信。不一会儿,天降大雨,解除了旱情,原来,这信件居然是玉皇大帝敕令济渎神行雨的红头文件。 

  济渎庙里的宝贝之一,是东汉时的古柏树,树龄2000余年。相传,唐代大将军尉迟敬德奉命监修济渎庙时,曾随手将其钢鞭挂于树上,于是得名“将军柏”。到了明代,诗人尹安写下了这样的诗句:“夜来明月枝头动,疑是将军宝剑光。”月光、宝剑、风声、树影,画面感强到飞起。仔细揣摩,这里有一个小小的梗,将军挂的明明是钢鞭,为何诗里却称为宝剑?为此,饶有兴趣地去翻了兵器谱,无果。于是,便脑补八卦了一番,想来定是宝剑光影更具美感,所以尹先生才会有此一叹。 

  济水有福泽苍生、兼济天下之胸襟,关于济水神仙的故事也是各种玄妙。传说,繁华的济南城原本只是一片浩瀚的水域。忽尔有一晚,雷声滚滚,大地摇动,顷刻间平地积水盈尺,伸手不见五指。云端之上,兀自立着一个美丽的女子,十指纤纤,念动口诀,一艘巨型金船闪闪发光,缓缓而降。又过了片刻,一座宏伟的城池稳稳地落在金船之上,将其覆盖,天地归于宁静。这位女子不是别人,济水女神是也;这座城池就是济南,古时又名“水托城”。四周乡邻感念女神的造城之恩,摆设香案,争相祭祀。故事本该就此收尾,奈何跑出一帮波斯商人来刷存在感,又平白起了风波。当时,波斯人到中国经商,善识奇珍异宝,被人们称为“识宝回回”。来到济南后,“识宝回回”第六感大爆发,断定城下有只大金船。拿走船显然不现实,可是船桨可以呀,那也是价值连城的宝贝。于是,他们在济南城四处寻找。终有一天,柳暗花明,发现一家染房用来搅拌颜料的木棒不一般,隐隐地泛着亮光。“识宝回回”找来老板,高价求购木棒。染房老板笑逐颜开,一口应承,内心估计在想:“钱多、人傻,要一根破木棒有毛线用。”万幸的是,染房里有个小伙计智商在线,料定其中必有内情,便悄悄跟了过去。夜黑风高之际,“识宝回回”将木棒一晃,城外显现万道金光,露出船头来。“识宝回回”跳上船去,将木棒往外抽出,城却岿然不动。小伙计从震惊中瞬间清醒:“若是把船抽出来,城不就沉了吗?”于是,便下意识地一声断喝:“住手!”据说,找宝的法术是不能被人识破的,如被识破,马上失灵。这一声喊,吓得“识宝回回”连人带棒落进水中,踪影全无,一切又恢复如初。 

  济水的故事,几天几夜也说不完。爱人者,人恒爱之,人们用绮丽的想象、神奇的传说,赋予这片水域灵魂和温度。循着历史的脚步,触摸时间的轮廓,倘若在渊德殿遗址前静静地站上半晌,又或者沿着长廊施施然走过来,心思澄净,登时清明,唯有佳话,百代流传。 

  浮桥往事 

  一步即是一景,一景即有一典。漫步于济渎庙内,不知名的鸟儿低低细语,满目苍翠扑入眼帘,摩挲着斑驳的石碑,呼吸着空气里淡淡的香,心神为之一振。这里有世所罕见的“工”字形大殿与长廊,千年古柏独自在风中矗立,缠着长长的红丝绳,挂着一张张写满心愿与祝福的红卡片,风过处,枝叶婆娑。 

  还有一座桥,特别的桥。传说,站在桥上,把供品抛下去,就可以实现愿望。我看不到这座桥,它存在过,在过去某些风和日丽的日子,许是柳叶苍翠可人,许是紫荆花开荼蘼,一群又一群的行人结伴而来,微笑和虔诚写在他们的脸上。小小的浮桥,也许是竹制的,也许是铁锁桥,没有贵贱,没有猜忌,只有一个个善良淳朴的愿望,愿五谷丰登,愿家宅平安,愿有情人终成眷属,愿离人早日还乡。 

  精致小巧的龙亭与同样小巧玲珑的临渊阁遥遥相望,长长的回廊将它们揽入怀中。中是一池碧水,名曰龙池。有凤低吟徘徊,吹皱了一池春水,泛起一圈又一圈的涟漪。水底有无数个小小的泉眼,快乐地吐着水泡泡。水是活的、有灵性的,像仕女图上美人儿的眼睛,黑白分明、轻轻一笔,明眸转处便有无限风情。桥就在池上,人们叫它浮桥,站在龙亭上远眺,临渊阁栏杆上的花纹清晰可见,而桥,是没有了。 

  这座桥,质朴神秘。有人说,月有圆缺,海有潮汐。每当潮汐来临,沐浴着皎洁的月光,浮桥便隐入水底,那些祈福人们抛撒的供品便全部飘在了水上,连同那些愿望,沐浴在清澄的月色里, 

  前文提过,古有习俗,祭山则飞升,祭水则下沉,所以,浮桥就成了民间祭祀济水神、祈求平安的不二之地。闭上眼睛,岁月烟尘沿途而退,昔日繁华历历在目。老者、儿童、老妪、少女,挎着小小的篮子,热闹闹地挤在一处,富者抛着银锭,贫者则把大把的长生抛入水中。长生即花生,抛长生惟愿安康长寿,喜乐平顺。是女孩子,藏着耳畔的一抹红晕,登上浮桥,便记起那个少年清朗温暖的笑;是满怀心事的妻子,走上来,丈夫的音容便立时浮现眼前,印在了一方池水中。彼时夕阳在山,不免生出另一番感慨:我一辈子走过许多地方的路,行过许多地方的桥,看过许多次数的云,喝过许多种类的酒,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。 

  济水源头,熙熙攘攘。 

  有许多往事,许多传说,许多繁华如烟。 

  惟独是清济,万古同悠悠,虽历经沧桑,然矢志不渝。明月悬在飞檐之上,水光潋滟,脉脉此情。 

  企望安宁、幸福与美好的初心,其实从未改变过。 

    

  (作者简介:王展,女,河南省人民检察院济源分院政治部副主任,济源市政协委员,民建济源市市委委员,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。) 

    ——该文发表在《济源文史资料2017》

友情链接
版权所有:济源市政协 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05001062      邮箱:jyzxwz@126.com